关注我们: 2021年4月29日 English version
 
 
 新闻动态
 其他国家、地区和多边机制
 IASB
 XBRL国际组织
 港澳台
 中国内地
 
xbrl > 新闻动态 > IASB >
FCAG向FASB和IASB施压或将引发悲剧
2009-05-23 来源:Financial Executives 编辑:XBRL 浏览量:

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IASB)于去年联合组建金融危机顾问小组(Financial Crisis Advisory Group,简称FCAG)为其提供与信用危机有关的会计事项方面的咨询。日前,该小组联席主席Harvey Goldschmid以及两名成员Nelson Carvalho和Michel Prada发出警告:对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特别是对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持续不断的施加政治和其他外部压力可能会导致一场悲剧。Goldschmid还补充道:这种压力直接威胁到了“国际会计准则的生死存亡”。上述意见发表于该小组于5月22日(周五)在英国伦敦召开的会议上。

金融危机顾问小组的该次会议分为公开和非公开两部分。公开会议持续1小时;非公开会议耗时7小时,会议内容是起草小组最终报告,该报告将于七月发表。Goldschmid表示,小组成员很可能于7月10日在美国纽约再次聚首为该报告定稿。他还说,小组将于12月15日在英国伦敦召开后续会议,讨论报告发表后的发展态势。

金融危机顾问小组成员担心,对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施压可能会导致一场“悲剧”。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前任委员、金融危机顾问小组现任联席主席Harvey Goldschmid要求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主席David Tweedie爵士和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主席Bob Herz向其小组提供自其上次会议(于四月召开)以来局势发展的最新情况。

Tweedie说:“不知是何原因,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我们近来都受到了金融交易公平问题所带来的巨大压力。”他表示,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已决定将其注意力集中在与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共同发起的旨在改进金融工具的长期项目上,不会启动新的涉及非临时性减值问题的短期项目。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四月出台针对非临时性减值问题的指导意见后,曾有人要求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开展有关非临时性减值的短期项目,但非临时性减值并不是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目前所关注的问题。Tweedie说,理事会认为,将注意力关注在找到应用面更广、效果更持久、具备统一潜力的金融工具解决方案上,会为各方带来更多的益处。(本文后半部分将单独讨论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在当前金融工具项目开展方向上所持的不同观点。)

为回应Tweedie就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遭受重重压力现象发表的评论,金融危机顾问小组联席主席、荷兰金融市场管理局(AFM)局长Hans Hoogervoorst表示:“对目前的这种情况,我越来越感到不安。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实现了许多实质性的变革,并将实施更多变革;即便如此,两家会计准则制定机构仍在遭受银行家和财政部长(也都是银行家)不断施加的压力。各国财长们似乎对提高透明度不感兴趣,或者说他们对透明度连最起码的关注都没有。因此,短期变革的压力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即:制定更多有利的会计准则,以便在表面上获得更加有利的资产负债表……而这将增加投资者得出偏颇观点的风险。”

Goldschmid说:“谈到压力,我完全同意Hans的看法……向两大会计准则制定机构施压不仅会导致一场危机,对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而言,更是直接威胁到了国际会计准则的生死存亡。”他补充道:“除了会计准则,金融危机的成因还有很多,如私营企业因经营不善而倒闭、风险决策失误、监管不力等。针对美国的情况,银行监管机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和美国金融业监管局(FINRA)对危机的爆发都难辞其咎。会计界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却要承担‘罪名’成为替罪羊,实在令人感到悲哀。站在美国的立场看,如果我们失去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制定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体系,我们将回到准则一致的状态。但现在,对于在美国的国外报送公司,能够认可的只有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而不是其它任何的创新标准或是美国的国家标准。(如果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遭遇不测”),每个人付出的代价,从长远看,将是难以估量的。对于目前我们所处的艰难时期,我深表忧虑。值得庆幸的是,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和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目前分别由David Tweedie和Bob Herz这两位杰出的领导在掌管。”Goldschmid批评那些“毫无建设性地质疑会计准则和两大会计准则制定机构”的人,并强调“商界和政府应当站出来发表他们的观点。否则,我们可能失去现有的整个会计体系,而回到原来的体系的代价将是巨大的。”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常务咨询委员会主席Nelson Carvalho说:“如果我们冒险回到原来的旧体系,回到那个由200多套国家标准组成的公认会计准则(GAAP)体系,对重塑投资者信心而言,那将是一场悲剧,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在会计准则制定方面所作的杰出贡献也将付诸东流……包括新兴市场(它们已在考虑取消美元在其双边贸易中的通用货币地位)在内的整个世界将遭受重创。”他最后表示:“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目前急需听取各方意见;而20国集团的财长们应该好好听听我们的建议:别让政治家们插手会计准则。”

法国金融市场管理局(AMF)前任主席Michel Prada说:“几个月前,我曾表示,我们的任务应当是参与局势的缓和,帮助缓解会计准则改革方向的压力,但现在……我们的会计界即将遭遇一场悲剧。”他补充道:“我认为银行家和会计准则制定机构之间并不存在对立的情况。……我相信我们应当努力平息现在的局面,并告诫政治家们,我们不会按照他们的意愿行事。如果我们那么做,我们将倒退到15年前。”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前任总会计师、美国财政部审计专业咨询委员会联席主席(去年与Arthur Levitt共同主持该委员会)Don Nicolaisen说:“会计准则一直在不断完善,因为我们不可能把它制定得十全十美;但公众投资者对我们过度苛刻,监管机构、政府及企业对我们缺乏信任,批评责难不断。”他补充道:“我认为,上述各方对会计准则所持的不信任态度无助于情况的改善,反而会将我们置于激化矛盾的两难境地,使他们对所应承担的责任产生抵触情绪。”他比喻道:“假设我们现在正面临全球气候变化问题,有人站出来说,让科学家们去寻找解决方案吧,比如重新校准我们的温度计,我们不需要做什么……没有人会相信。同样,在对待改变会计准则的外部压力时,也许你认为应该让会计体系自己去处理会计准则制定者的疏忽,但我们绝不会愚蠢到那个地步。我们不愿意妥协,不会以自欺欺人的方式为迎合当前经济状况而捏造财务业绩。”在保证会实施一些改进措施后,Don Nicolaisen又补充道:“我们比一年前更能清晰地认识到,正确处理好复杂性问题和其他各种不断出现的问题是明智之举,也是一种负责任的表现。”

国际清算银行观察员、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前任首席会计师Jerry Edwards说:“我们必须谨记我们在许多不同领(无论是巴塞尔协定还是金融维稳论坛)打下的良好基础,这些努力真正有效地支持了高质量会计和准则制定的独立性。”他补充道:“我认为,事实已经表明,给会计准则制定机构施加压力的不是机构内部的相关人员,压力来自于其他一些人。”Edwards随后表示:“只有同时具备了专业知识和独立性,才能制定出最好的会计准则。而倾听各方观点是理智和负责任的态度。……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所有这些压力会逐步消散。”

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成员、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前任副主席James Leisenring向金融危机顾问小组提议:“你们需要作出表示,会计不是信用危机产生的原因,更不是危机的解决之道。正如Don Nicolaisen说所的,任何加剧苛责或不信任的行为都会延长危机持续的时间;如果人们开始相信他们所看到的信息,那么我们从危机中恢复过来的速度就会加快。”

目前,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在金融工具项目的开发上持有不同意见。

金融危机顾问小组会议讨论的另一个议题是两大会计准则制定机构为金融工具改进会计准则而做的共同努力。

Tweedie解释道,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目前考虑将现有的四种计量方式简化为两种,即以公允价值计量和以摊余成本计量。决定到底使用哪种方式,理事会有两条路可走。“第一种,所有被交易的资产都应该以公允价值计量,而所有其他的资产都应该以摊余成本计量(该方法有时被称为以目的为导向的计量模型)。或者,如果你了解某一金融工具的特点和现金流状况,并且它的这种特点和现金流状况是可以确定的,那么就应该使用摊余成本计量。”他补充道,“我们也可能会允许使用公允价值计量。”

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主席Robert Herz告诫:“我想做得尽可能地积极、富有建设性和细致周到。我们希望与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达成共识,并将为之付出努力,但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目前在会计准则的某些改进方向上与我们的想法大相径庭,不能为我们所接受。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们的原则之一是不能大幅度地增加成本项目。我们认为那不是改进财务报告的方法;而信息披露可能是解决之道,当然,这就意味着增加美国财务报告编制者的负担;如果一定要增加成本项目,我们可能要求报送者提供以公允价值计量的资产负债表季报。”他补充道:“我们与许多投资者谈过,但在美国,人们对会计准则统一或改进之争的目的并不是为了得到那样的结果。”他接着说,没有人比他更热衷于会计准则的统一了,但即便如此,如何在更多资产被记为成本(或者按照他的话说,被移入成本项目)的情况下处理减值,他仍表示质疑。

Tweedie说:“需要澄清一点,我们不希望给人们留下无需对成本(资产)进行减值测试的印象,我们有减值测试,即:基于已产生的损失的信用损失测试。”

Herz补充道,我们和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必需精诚合作,努力达成共识,取得一个满意的结果,同时满足向国际会计准则理事会施压的人们,以及那些意欲参与会计准则制定、并将全球通用准则融入其产品的人们。”

欧洲证券监管委员会成员、金融危机顾问小组会议观察员Fernando Restoy说:“谈到统一,我感觉,(在金融工具项目的问题上)各方在技术上有着某种根本的分歧……很难理解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个非常清楚的技术问题上达成一致……在目前这种形势下,我们应该找出一个共同的技术解决方案……我们不能总是在讨论,我们应该抓紧时间做点什么。”

Herz回应道:“请放心,我们一定会尽一切努力达成一个共同的金融工具解决方案。但它不会涉及技术层面的细微分歧,因为这些分歧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它关系到投资者的利益,而不仅仅是一个技术问题。我们担心,大幅度地增加成本项目并不是会计准则的一大进步,而只是向简化事物迈进了一步,而真正的解决方法是信息披露(提供更多的信息)。”

Tweedie回答道:“我们不想给人们留下我们不为投资者考虑的印象。”他补充道:“我们认为大量的会计项目不会简单的从公允价值直接变成成本项目;我们非常乐意考虑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提出的反对意见,我们希望能在今年七月讨论出一套解决方法。”

 
 
关于XBRL-cn.org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 官方微博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BRL地区组织 版权所有 power by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中国会计视野 沪ICP备050135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