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2021年4月29日 English version
 
 
 专题
 
xbrl > 专题 >
交易所的生命力
2007-03-28 来源:《当代金融家》 编辑:XBRL 浏览量:

证券交易所的全部家当就是一套电子化交易系统,上面层层叠叠爬满了以散户为主的证券投资人——这就是中国证券市场头一个10年的缩影。

与海外证券市场上投资者和产品都以棋盘化进行规则布局相比,中国证券市场虽然在全球最早实现无纸化,傲人地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占有电子交易先机,但由于产品和服务结构太单一,交易所先进的交易系统就好像一颗被蚂蚁包围并疯狂啃噬的孤树。“蚂蚁”和“树”的命运,当时都让人汗颜。

好在进入21世纪后,此景一去不复返。上海证券交易所的故事告诉人们,中国的交易所正从一条腿的电子化战略转型为一盘棋的信息化战略。曾经被业界讥为“躺着数钱”的交易所“太少”,面对正在海外潮起的交易所并购,这回真的换了个活法。

被逼转型

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全部数据家当到底有多少?

据上证所透露,目前上证所数据仓库共配备了16NCR Teradata节点、20TB的裸盘。整个数据仓库的数据涵盖了1990年上证所建所以来的全部历史数据及最新增量数据,范围包括交易核心数据和交易相关数据,数据类型则包含结构化数据和非结构化数据。这相当于把上证所建所16年来的全部数据存满大约360台普通40G硬盘的电脑。其中,仅非结构化以Word文档保存的上市公司年报、季报和各类临时公告,如果打印出来,就有300万页以上。

“上证所数据仓库硬件配置在NCR全球证券交易所的客户名单中为最大,大中华区(陆港台)金融业节点数第一,盘量第三。”上证所信息网络公司董事长赵小平说:“去年在美国,对全球各行业的数据仓库做过一次排名,上证所排第九。那是一次对数据仓库的整体评判,包括能量、功能、存储量、智能化等等一系列的考察,前三甲被零售业和电信业占据了。”

实际上,早在建设数据仓库之前,上证所就清楚自己到底有多少数据家当。但是,那些数据全部被随意堆放在一起,未能合理分类。然而,堆得越多就越接近信息垃圾,因为实在难以查询。“就连中国证监会在审理案件过程中要求调阅数据,如查看过去某只股票在某个时点的交易情况,我们也得花上将近一周时间且昼夜不停地干。先把全场在那个时点前后10多个小时的若干盘磁带全部找出来,再一盘一盘、一分一秒地由近期向远期倒带,24小时不能回断。”上证所有关人士对那种夜不能寐的日子记忆犹新。而这种行情信息,还是相对好查询的结构化数据。如果想查询那些以Word文档保存的年报、季报和临时公告,那就真成了大海捞针。不仅因为这类信息在交易所保存了几百万页,而且当时还没有任何工具可以从非结构化的Word文档中迅速提取相关信息。

这种混乱局面源于交易所最初推行的是电子化战略,而非信息化战略。虽然中国证券市场素来以电子化的高起点著称于,但是一直以来重交易、轻信息。自上证所成立之初到1997年,为满足初期市场爆发性发展的需要,上证所交易系统从最初每秒仅3笔的运行速度,在短短几年内就几何级地提高到每秒几百笔、一两千笔,再达五六千笔,直至上万笔。

虽然在上证所发展的头一个10年中,交易系统历经6次间隔时间很短的大规模升级,以该系统的成交效率论,在全球交易所都堪称“宝马”,但由于中国证券市场整个业务体系发展严重滞后,再加上交易所和券商在发展初期都被置于政府垄断的襁褓中,上证所也未能跨越当时的历史局限,没有先知先觉地同步建设信息系统。

据业内资深人士介绍,在2001年上证所启动信息化战略之前,同国内所有交易所一样,在上证所称得上信息服务的,仅限于交易行情发布、升级,其功能及设计界面是否能给投资者提供最优服务,是否有助于交易所的信息披露和不断加强对交易过程的实时监控,交易所并不操心。他们甚至认为,信息服务基本是行情厂商和证券咨询公司的商业利益所在,自己不便过多参与。

由于交易所信息服务滞后,1990年代末网上证券初起,当交易所的行情开始热卖给证券圈外的电信和IT背景的证券网站时,曾围绕交易所收行情费问题掀起过一轮攻击波。当时市场最尖锐的批评是:如果没有裸行情上的增值服务,交易所应免费提供裸行情,全球交易所都是如此,因为投资者交手续费了。

然而,就在事态的发展眼看就要扩大时,却在2000年前后突然平静下来。那次险情发生之后,上证所一些有识之士并未额首相庆,而是陷入了深刻反思。记者在2000年曾采访过上证所的有关人员,当时未公开报道,至今对那位交易所人发自内心的一段肺腑之言记忆犹新:“我们现在已经感到危机了。这次行情收费事件只是个导火索,而且这是整个中国证券市场的体制问题。但是互联网的出现,的确让我们感到震惊。我们了解到,国外交易所正在互联网上提供很有价值也很有前景的服务。我们在想自己该怎么办?”而就在不久前,赵小平几乎是用同样的话来回忆6年前交易所管理层的苦恼。

虽然全球顶级交易所之间的并购还要滞后几年,但是对技术具有一流敏感的上证所已经清晰地意识到,互联网将会改变交易所。“当时我们就朦胧感到,互联网不仅在推动交易所的业务出现革命,在技术上已经有可能打破交易所之间的国土疆界。我们甚至担心过,会不会发展到连交易所都不存在了。”赵小平回忆说。

当时有种种迹象表明,像路透这样的财经信息服务“大象”似乎很有可能同时提供证券交易通道,成为集信息服务和通道服务为一身的新型交易所。连那些带着强大信息服务功能的全球门户网站在内,当时都开始在证券交易领域大举圈地。一时间,信息服务软肋对只有交易系统一条腿的中国证券期货交易所构成极大威胁。

尽管后来的发展证明,由于证券产品和证券交易过程都具有全数字化特征,因此在互联网时代,交易所具有更顽强的生命力而不会轻易被取代,但在促进上证所于2000年前后开始酝酿转型上,那次心惊肉跳的反思起到了决定性作用。

抢滩互联网

2001年,上海证券交易所进入第二个10年,逐渐把自己的发展方向定为创办“国际一流交易所”。其标志是拉开了信息化战略大幕。

2006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总经理朱从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完整阐述了证券交易所的4项主要职责:1提供丰富的产品并组织场内交易;2保证市场具有高效的流动性;3做好上市公司和股票价格的信息披露;4监控上市公司公开披露的信息都是真实且公平的。

“交易所的核心是什么?其实就是两个,一是交易系统,一是数据。交易系统要更新、升级,机器设备会折旧,只有数据信息是时间越久越值钱。”赵小平在加盟上证所多年后,才对交易所的本质有了刻骨铭心的认识。

虽然上证所的章程上写明为会员制,即非盈利性机构,但在推出信息化战略之初,上证所就明确了一个目标,即信息服务要给交易所带来收入。“早在2002财年(截至到20026月),全球主要交易所中,信息服务收入比例高者可占总收入的44%,平均也接近20%。而我们现在还非常之少,与上证所的实力和地位极不匹配。”上证所信息中心总监蒋建人慨叹。

说不清从何时开始,收入已经成为交易所实力的重要体现。而信息费收入就如同银行业的中间业务,稳定可期,几乎不受行情波动的影响。为了应对接下来更激烈的竞争,过去 看似天经地义的交易所会员制定位在全球正在出现变化,甚至有的交易所已经转为公司制。

虽然信息化的战略已经确立,上证所却没有捷径可走。他们首先要做的,是从头开始全面清洗历年沉淀下来的数据。这些数据中大部分因为当时来不及收尾、归档而散乱堆放着,上证所要对其统一规格后再建立存放体系,以便今后在几秒钟之内能查到某股票在某时段、某秒的交易状况,或者是将上市公司的各类信息进行智能化检索。但直到真动手时他们才发现,简直无从下手。

首先,格式化的行情数据还好说,那几百万页的年报等非格式化数据,除了能按年按季按月码得整整齐齐外,当时所有针对结构化文档而开发的智能化挖掘手段,在非结构化文段面前都显得“黔驴技穷”。其次,即使想尽一切办法开发出新的智能化工具,又改依照什么样的用途去建立一套既便于存放又便于调阅的数据管理体系呢?

 
 
关于XBRL-cn.org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 官方微博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BRL地区组织 版权所有 power by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中国会计视野 沪ICP备050135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