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2015年3月17日 English version
 
 
 海外报送
 美国
 
xbrl > 海外报送 > 美国 >
SEC互动披露办公室主任David Blaszkowsky的访谈
2010-02-16 来源:XBRL Blog 编辑:XBRL 浏览量:

分享到:

上周早些时候,我有幸和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互动披露办公室主任David Blaszkowsky进行了一次电话交谈。我们的谈话内容涉及众多方面,无法全放在一篇文章中,所以我会在接下来的几周,继续发表关于David的文章。

互披露办公室(OID)肩负为上市公司、共同基金以及评级机构(链接和名字)执行通用会计准则互动数据规则的重任。此外,一些关注XBRL在全球范围内进展的人还认为互动披露办公室通常能够展示XBRL在上市公司财务报告中的真正价值,它在这一方面起着关键性的作用。这是一个意义重大的责任。毕竟这次实施XBRL的范围是最大的,比美国联邦保险公司的实施范围还要大。由此所得到的数据也能够被财务信息消费者所使用。

我们的话题一直都是财务信息用户,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户和市场用户。这也是David明确关注的地方。

因此我们的谈话来来回回都是这些内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户和消费者需要什么?他们将怎样使用这些?有什么方法能够让它变得更简单、更有用?”

我们谈话所涉及的话题众多,无法包含在同一篇文章中,现在先说第一部分。可以看出,闲聊的内容已经被移除了,这样我们就可以把注意力集中在正题上。

1.David,你能不能告诉我一些你加入互动披露办公室时的背景?你来自什么地方?什么促使你加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

DB:我是2007年10月加入委员会的,在当时新成立的互动披露办公室做主任。我当时从事的是金融服务和财务信息行业,负责提供、研究和分析财务信息,也涉及企业并购和商业策略方面的事情。很显然,提供给财务信息用户的信息质量还需要提高。坦白地说,不管是从政府的角度看,还是从商业的角度看,所遇到的问题和面临的需求并没有太大的不同。我一开始涉及的是信息的供应和消费,现在有机会为信息的改善贡献一份力量,这对我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挑战。

(从他的“正式”简历中我们还得知“David”在McGraw-Hill公司待了11年,其中有7年是在该公司的标准普尔分部。在标准普尔,他曾担任机构投资市场服务全球市场发展主管、证券研究服务高级主管,领导标准普尔的企业市场和投资者关系服务业务。”在这点上,我们以一般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角度进行了谈话,在谈话中,David要求我加入一份“弃权声明”,实际上,他也明确的强调了这点,请往下看:)

DB: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政策规定,委员会不对其职员的任何个人声明负责。我今天所表达的仅是我的个人观点而已,并不代表委员会、委员或其他任何职员的观点。

DB:不过从技术和它们的含义这些方面来说,我的确是负责带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制定规则,并且确保这些规则得以顺利、成功的执行。这包括从内部确保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员工自己能在工作中拥有使用这些内容的工具。当然,真正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主要归功于能够和Jeff Naumann以及Walter Hamscher这些明星人物在一起工作,组成一个举世无敌的小组。整个小组都致力于同一目标,因此我在这里并不孤单。

2.让我们从一些“简单”的问题开始:依你看来,至今为止所获得的最大成功或者说收益是什么?

DB:我现在真的无法指出我们具体取得了哪些成功,因为所递交的文件仍是有限的。我只能说所递交的这些文件都“按时按量”。我们为上市公司制定的这些规则得到了成功的实施,我希望我们能够在此基础上继续发展。当然,我们还有两年半的时间实施XBRL。不过我很高兴我们能够取得目前的进步,我非常有信心。

(我想说,迄今为止,这已经是相当大的成功了。)

DB:当然,我们正在致力于共同基金风险和收益报告。这是明年开始要递交的。

DB:当然,最令人满意的成功“领先指数”可能是软件生厂商数量的迅速增加、新型工具范围的迅速扩大以及分析能力的迅速提高。虽然这些并没有明确的归功于我们。

DB:当然,市场用户将会使用这些数据,但是从所递交的XBRL数据中获得最多收益的应该是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职员,因为这些数据是提高我们风险评估能力的关键因素之一。去年暑假,我们发布了我们的《信息征求书》,这使我们有机会和卖主进行沟通,看一下他们有什么东西。我们看见了大约24种应用软件,并且我不得不说其中有一些是相当的棒。尤其令人感到开心的是,我们在《信息征求书》里明确的说:“我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员工作为用户,需要的是这些东西,你能够做出什么来帮助我?”整个委员会的各部门都有代表参与了展示和讨论,包括执行部、检查部、企业财务部以及我们新的“RiskFin”部。这些用户组根据他们的责任对不同的应用软件做出反馈,这是很有趣的。在此之后我们产生了很多想法,这些想法都被包括在一月初发布的《建议征求书》中。

DB:就我所观察到的事态发展情况来说,我认为我们必须明白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一个新阶段,这是很重要的。当我在2007年第一次涉及这些东西的时候,我所见到的绝大部分工具都是用于XBRL内容的创建,是为准备者、会计师而准备的,有些是为分类标准的开发者准备的。关于信息传递和信息用途的软件并不足够。当然,当时的内容不一样,需求不一样。但是我们已经过了这个分界线,我们现在要从XBRL的灵感、承诺和投资中获得好处。

(我们是不是从这些内容中看到了一个良性循环:内容推动工具,工具又推动内容?)

DB:是的,我想说的是我们已经最终完成了这个循环。现在已经提供了内容,用于数据消费者和使用者的软件也正在编制当中。剩下的就是对内容和过程进行改进。当然,我们正在密切监控我们的项目,以及全世界的其他东西。有了关于XBRL数据和工具的经验后,数据和应用程序的用途会变得更多,种类也会变得更多、更好。是的,一个典型的良性循环。

DB:接下来我们将会看到,通过工具和应用软件,XBRL和其他数据集将能够做一些有趣的、新颖的事情。

我们的谈话持续了一个小时,谈话快结束的时候David说,如果我把所有的对话内容都放在一篇帖子中,读者可能会觉得无聊。所以我不会这么做。我们谈话的一些摘录以及引用一些在其他帖子中的David的话除外。

给出我们谈话所涉及的其他话题,作为预览:

•添加细节标签

•所有的XBRL专家都到哪里去了?

•大计划(带有可预测的反馈)

•担保

•为管理层讨论和分析内容添加标签

•AskOID@SEC.gov电子邮件和项目的问题和影响

 
 
关于XBRL-cn.org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 官方微博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BRL中国地区组织 版权所有 power by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中国会计视野 沪ICP备0501352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