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2015年3月17日 English version
 
 
 新闻动态
 其他国家、地区和多边机制
 IASB
 XBRL国际组织
 港澳台
 中国内地
 
xbrl > 新闻动态 > 其他国家、地区和多边机制 >
Walter Hamscher专访(一)
2008-04-12 来源:HITACHI 编辑:XBRL 浏览量:

分享到:

正如许多读者了解的那样,Walter Hamscher是XBRL的先驱,是该领最杰出的人士之一。最近,他接受了一次采访,采访内容丰富,其间Walter探讨了许多XBRL相关话题,包括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强制实施XBRL提案,XBRL在美国国内外的使用推广情况,质量保证问题及Inline XBRL。专访共分两部分。第一部分如下。

(1)在近期举行的荷兰埃因霍温XBRL国际组织大会上,您做了一次演讲,关于“Inline XBRL如何解决监管人面临的问题:也就是怎样鼓励填表人提交完整的财务报表和其他格式文档”。您能给我们谈谈什么是Inline XBRL吗?同时举出例子说明它的功能?

多数人常年使用网络浏览器,他们都知道,可通过滚动鼠标一部分一部分地浏览网页内容,网页上可弹出内容,或改变颜色。因此,我在浏览器中可以进行很多操作。

人们也非常了解在发送邮件时,比如可以添加附件,他们不清楚其内在的工作原理,但他们清楚这一概念以及相关的功能。

确切的说,可以这样理解Inline XBRL:“这是某一网站的HTML页面,上面包含可即取即用的财务信息。”Inline XBRL将XBRL恰如其分地运用于网页,如果你拥有能识别Inline XBRL的浏览器或其他应用程序,你将获得更多、更新、更好的操作性能。你将可以从消费端提取数据。

Inline XBRL解决了生成端上一个存在已久的重要流程问题。假设今天我是一名填表人,正参与志愿报送计划,我必须编制10-Q 或10-K,然后按照固定流程操作:使用该文档,建立新的XBRL文档,参照原件依次对数百个个体事实进行人工检查。

这很糟糕;你在Word或其他类似程序中完成工作将更有意义。即,首先将数据添加到原文件,再用为文件添加书签的方式将文件放入Word或设置字体样式等。这些都是你已经可以妥善处理的流程。那样就不用检查,也不可能出错,因为实际上你将事实数据或数字标识符添加到了文件中的同一位置。

所以我认为,它解决了XBRL在美国推广使用的两大障碍。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我们没能提早6个月完成Inline XBRL。

(2)您能谈谈Inline XBRL的发展情况吗?

当然可以。这得回顾我们1999年的谈话内容,当时我们第一次设计XBRL。我们注意到,如果用新闻故事做实验(因为1999年,在网站上发布新闻还是一件新奇事儿)在其网页上使用XBRL,效果会非常显著。那正是我们对XBRL功能的最初想法。之后六年我们停止了深入研究,转而关注其他事情。

现在,在为各国机构(尤其是美国共同基金产业的投资公司协会)制定更多的XBRL分类标准的过程中,我清楚地认识到XBRL文档需要让用户在使用时感到得心应手。他们需要在计算机屏幕上看到文档,且外观熟悉,正好是用户打算添加的内容。他们觉得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心想“好了,可以添加标签了。”但一想到标签一团乱,毫无章法,必须重新组合,这会让用户感到非常气闷。

所以我接下来要说的是,当我们制定美国公认会计准则分类标准时,我们应选出分类标准中产生展示问题的内容,将其隐藏在单独的模块中,当时我们称之为Mixed XBRL(混合XBRL)。这就是XBRL的早期原型,方式奇怪,但使用HTML句法的基本构想是关键。

但是当时,DecisionSoft和CoreFiling公司的人,一群业内的优秀XML专家,曾帮助我们做了大量的工作,他们提炼了那一构想,简言之,“实际上我们可以更进一步,做到更好,我们完全不用尝试或重新研发展示,我们要做的只是将XBRL直接嵌入HTML。”他们自愿投入了大量精力制定行之有效的规范。该规范已进入公开评审的最后阶段,不久将成为一项提案。

所以我认为,如果去年我从一开始就直接与DecisionSoft公司合作,也许整个过程将提前完成。我仍然相信Inline XBRL是关键。

(3)您是XBRL真正的先驱之一,几乎从一开始就在XBRL发展中发挥着主导作用。回顾过去几年,您认为人们对XBRL的接受程度是否如您预期一般?是否在XBRL使用特性和推广速度方面有令您特别惊讶的事情,是积极还是消极的呢?

说来奇怪,但是我认为实际上一切正如我所料,这只是因为作为一名软件工程师,我明白这样的道理,你制定了项目计划,“事情也就会如期发生”。这样将很难加快事情的进展。

Mark Schnitzer,现任职于微软公司,曾在1999年预言,美国约在十年后强制实行XBRL报送。他的预言是非常准确的。从某种意义上说,我认为结果正如他所料。

我猜真正让我吃惊的是,我还是要承认在1999年年轻的我并不能理解那样的预言其实是一个政治观点,且其他国家政府的看法不同于美国。我并没有意识到其他国家的民众对其政府的信任度远高于美国民众。比如,荷兰、日本法国、西班牙等,相比美国民众,他们的民众对政府就更加信任,因此在XBRL实施进展上更为快速。而其他国家的进展就更慢。

另外,我感到吃惊的就是投资者关系团体,这些人负责出售公司信息,但他们对此并不积极。这使我非常迷惑,我想这只可能与软件功能不全面有关,不能帮助他们简化工作。

我认为他们并不会为了贪图工作轻松而省略代码只看尖括号。但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会专门建立投资者关系网站以进行更多XBRL相关工作。原因在于我认为参与XBRL的发展且位居该领域前沿将为公司带来巨大的价值。

我想没有多少人会用软件处理投资者关系。这些人都是专业的撰写人,财务专家。

我同意,文化只与语言和交流有关,与数据无关。但如果提到微软的“投资者中心”(Investor Central)我认为那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原本预计在2003年左右而非2007年完成工作。我并非失望,只是一点都不了解那一领域。我坚持认为投资者关系团体需要浏览像“投资者中心”这样的网站,思考如何处理基本数据,联系支持性内容,或分析师简报,或其他更有效的材料进行探讨。

 
 
关于XBRL-cn.org | 联系我们 | 欢迎投稿 | 官方微博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 | 法律声明
XBRL中国地区组织 版权所有 power by 上海国家会计学院 中国会计视野 沪ICP备05013522号